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《重新创造比特币》第12章:群系统(下)

      0.前言

      中本聪和Gilfoyle明确了Bitcoin的演进方向,即,群系统。

      那么,如何设计,可以让一个计算机系统,一步一步由一个精确系统变为一个复杂系统呢?

      1.群系统无法被“设计”出来

      咖啡馆,Gilfoyle喝着咖啡。

      中本聪走进来,捧着一堆书,啪的一声将书摔在桌子上。

      中本聪:“我是这么想的,既然Bitcoin的演进方向是群系统,而群系统中的尖货是生命系统。那么我们就要去学习生命系统,怎么学,看书呗!这些是我从城里图书馆找来的生命科学方面的书。”

      Gilfoyle:“这个思路不错,从上帝的造物中寻找灵感!”

      中本聪:“是的!回顾人类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发明,很多都是在模仿大自然。例如,由螳螂发明了镰刀、由蝙蝠发明了声纳和雷达、由蜻蜓发明了飞机。”

      说完,俩人拿起书开始快速的翻阅起来,好像侦探在搜罗犯罪现场的蛛丝马迹。

      通过这几天的研究,中本聪和Gilfoyle更加确信:生命不是被上帝设计出来的。生命是偶然而成。

      所以,Bitcoin也同样不可以被设计,只能通过模仿,模仿那个经过几十亿年打磨而成的造物:生命体。

      2.Bitcoin和生命体的类比 

      如果将演进后的Bitcoin类比成一个最简单的多细胞生命。

      1)交易即信息

      交易类似与细胞之间传递的信息。交易中即可以装载业务数据,也可以装载算法代码。

      交易作为Bitcoin系统中唯一的信息载体,其意义在于:装载信息的容器是一个具有共识的标准协议。

      什么意思呢?

      就是说,在系统中的任何需要处理信息的地方,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有一个共识,信息只会是交易(TX)这一种载体。所以解析信息就省事了,因为不可能出现其它形式的信息,所以各个环节只需要按照交易的约定格式进行拆解,组装,发送。

      这就好像,集装箱是统一尺寸,搬运货物的轮船、吊车、汽车等等只要接触集装箱的环节,都可以按照共识来设计尺寸。因为集装箱的尺寸不会变。

      这就是协议的意义。Bitcoin中的交易(TX)就是一种标准协议。

      《重新创造比特币》第12章:群系统(下)

      集装箱的标准化

      具体如何实现呢?

      例如我想将这样一句话“Hello World”装入到一个交易(TX)中。

      当然是将其写入到交易的锁定脚本中,这需要我们引入一个新的脚本操作符:OP_RETURN。

      如果锁定脚本写成这个样子:“OP_RETURN Hello World ”。就表示本交易的运算结果是,OP_RETURN后面的字符串:“Hello World”。这样一来,我们就可以将任意文字装入到交易中了。可以是业务数据,也可以是某种编程语言的代码。甚至是一幅图片或者视频的二进制数据。TX can be anything!

      从这个角度来看,OP_RETURN让交易具有了成为一个小U盘的能力。

      所以,交易脚本除了具有计算能力,还拥有了存储能力。

      2)账本即基因

      交易记录写入账本之后,就像生命的行为经历可以写入基因。

      例如婴儿天生害怕蛇,但却对手枪没有恐惧。因为我们的祖先将被蛇咬的经历写入到了基因中。

      再例如父母的后天认知也会写入到基因中,遗传给孩子。

      是的!基因可以被后天改写。我们的每时每刻的所思所想都在改造着我们的基因。

      基因反过来可以通过细胞的解释,将DNA翻译成蛋白质,形成各种有用的器官。即基因的外显。

      Bitcoin也同样,节点获得账本中的交易信息之后,可以将文字符号解释成意义,提供各种有用的服务。即账本的外显。

      《重新创造比特币》第12章:群系统(下)

      基因即算法


      3)节点即细胞

      作为一个生命体,最基本的目标就是通过繁殖,将基因延续下去。

      所以Bitcoin基本目标一样,即,吸引更多的节点加入,维持账本的延续。

      简单的多细胞生命体,通过细胞的自我复制,达到延续基因的目的。

      同理,Bitcoin的服务节点也要进行自我复制,一个节点分裂成两个,两个分裂成N个。

      节点和节点之间,就像细胞和细胞一样,平等,相邻互通。形成一种点对点的网络。

      每个节点都运行着同样的代码,维护着同样的账本。为了保证账本的统一,节点和节点之间要不停的进行信息交流,告诉彼此新增的交易。

      这样一来,就像多细胞生命一样,杀死任何一个节点,整体系统安然无恙。并且每个节点中的账本都完全一致。就像每个细胞中的基因都完全一致。

      只要还剩一个节点活着,就可以像细胞一样,通过自我复制,恢复成多细胞的健康状态。

      愿Bitcoin像多细胞生命体一样,成为“杀不死”的系统。

      《重新创造比特币》第12章:群系统(下)

      多细胞构成的点对点网络


      3.Bitcoin的终极形态

      Bitcoin一旦成为了多细胞生命,就意味着Bitcoin开启了自我演化之路。

      从此之后,Bitcoin便不再受中本聪的控制,Bitcoin的未来也无法被预测。

      中本聪只是设计出了漩涡的内环,内环重复转动,将会涌现出人意料的外环。

      成为“杀不死”的系统,只是Bitcoin的初级形态。

      未来,Bitcoin将一步一步的自我演化下去。演化出器官、爬行脑、古哺乳动物脑、理性脑。

      最终,Bitcoin系统会涌现出自我意识。

      成为,一个超级智能体。

      虽然,明明知道Bitcoin的未来不可预测,中本聪还是想要描述出一个模糊的猜想。

      可以看出,中本聪真是一个天真浪漫的无知无畏者。

      Gilfoyle:“你难道不担心,Bitcoin最后演化成为了一个通用人工智能,对人类进行降维打击吗?”

      中本聪:“不担心啊!因为我的好奇心本能,已经超越了生死的本能,好奇害死猫,这是本能,即便明知道要死也无法自制。所以我推测,即便我不去做这事,还是有很多人被好奇心驱动,做出超级智能体。与其让别人爽,不如自己爽,干嘛压抑自己的创造本能呢?”

      中本聪:“如果人类的本能好奇心,会必然导致超级智能体的出生,那么人类的角色,在宇宙的尺度上看,就是超级智能体的药引子,或者残酷一点来看,人类就是超级智能体的脚手架,用完即弃!”

      《重新创造比特币》第12章:群系统(下)

      模型建立自己的模型,这到底是虔诚还是亵渎?


      1)节点的分工=细胞的分工

      从宏观上看,动物的各个器官千差万别,但是组成不同器官的细胞,在最开始确是一样的。

      每个细胞都拥有相同的基因,拥有相同的细胞功能。

      为什么,最终细胞会表象的千差万别呢?

      这就要说到,生命体多样性的关键概念:细胞的分工。

      细胞如何实现的分工呢?

      答案是,细胞会根据自己所处的群体,来选择不同的基因段进行解释,将特定的DNA算法翻译成特定的蛋白质。

      这样就实现了细胞的分工。

      基因记录了人体所有的算法。细胞进行选择性的解读。

      宏观来看,细胞分为生殖细胞和体细胞。

      生殖细胞可以无限的自我复制,目的是实现基因的延续。

      体细胞负责支撑当前生命体的生存,无法进行无限的自我复制,我们换一种视角来看,体细胞是在无私的支持着生殖细胞的繁殖。就好像工蜂牺牲了自己的繁殖能力,来支撑蜂后的繁殖一样。

      那么类比细胞的分工,Bitcoin也存在节点的分工。

      负责记账的节点即生殖细胞。

      负责其它功能的节点即体细胞。

      2)记账节点=生殖细胞

      记账节点是Bitcoin系统的基础,记账节点之间通过网络连接,相邻的节点随时进行通信。保持交易记录的一致性。

      记账节点形成的点对点网络,我们称其为Bitcoin的记账网络。

      随着Bitcoin的发展,记账节点会不断增加,最终达到一种经济学上的平衡。(这里需要引入POW概念,后续会篇章会讨论)。

      Bitcoin记账网络还需要对外提供查询和写入交易的服务。

      如果有人想要摧毁Bitcoin系统,例如用原子弹来攻击散布在世界的Bitcoin记账节点,只要爆炸之后,还有一个记账节点还在运行,那么它就会通过自我复制,让Bitcoin记账网络恢复健康。

      3)轻节点=体细胞=severless

      轻节点之所以轻,是因为,它不用负责记账,所以不用存储全量的账本数据,只需要保存自己需要的账本片段即可。

      不同于记账节点的功能单一,轻节点可谓千姿百态。

      就好似动物的生殖细胞就一种表象,而体细胞的表象确各有各的不同。

      原因在于,轻节点可以选择账本中的不同算法,来实现不同功能。

      有些轻节点实现了转账的客户端功能。

      有些轻节点实现了上传文件的功能。

      有些轻节点实现了通用计算器的功能。

      轻节点和轻节点之间也同样可以形成点对点的网络。

      这样就为涌现出类似大脑神经网络,提供了可能性。

      这就好比,人体中的某些体细胞形成了大脑神经元,他们之间互相连接形成大脑神经网络,当节点数量达到百亿级别,就可能涌现出意识。

      未来万物互联,每个物理实体上都可以装上Bitcoin的轻节点,所以达到百亿的数量级还是很可能的。

      到那时候,如果站外太空的视角来看地球,会让人觉得地球就是一个超级智能体。

      “我有一种感觉,从网络文化中还会涌现出一种全球意识。这种全球意识是计算机和自然的统一体——是电话、人脑还有更多东西的统一体。这是一种拥有巨大复杂性的东西,它是无定形的,掌握它的只有它自己那只看不见的手。我们人类将无从得知这种全球意识在想什么。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够聪明,而是因为意识本身就不允许其部分能够理解整体。全球意识的独特思想——以及其后的行为——将脱离我们的控制,并超出我们的理解能力。因此,网络经济所哺育的将是一种新的灵魂。”--凯文.凯利《失控》

      如果生命可以通过演化,达到人体这样复杂的奇迹。

      Bitcoin一样有机会演化成无法想象的复杂系统。

      机会已经降临,只需要看Bitcoin的运气如何。

      4.后记

      一个轻节点也可以看成是一个serverless,即自身没有业务逻辑,自身只是一个计算资源,计算逻辑根据账本中的所选取的交易段来决定。状态在轻节点之外,例如将状态放在账本或者其它轻节点组成的网络中。

      serverless就是像阿甘一样,订阅者世界,世界如何变化,阿甘就如何回应。

      中本聪已经找到了Bitcoin的改造灵感,下一篇将讨论记账网络的具体设计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120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